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马克龙承诺提高科研经费促进创新,可怕的危险

因此,最终马克龙可能要组织一个联合政府,或成为“跛脚鸭”总统——受其他党派总理或政府牵制。目前,ITER总干事Bernard Bigot表示,人们尚不清楚新议会是否也承认科研和高等教育的重要地位。“如果其他党派控制政府将会是个巨大风险。”他说。

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在4月23日的首轮投票中获得21.3%的支持率,仅略逊于政坛新人、中立派议员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勒庞和马克龙都已经简述了自己的科学规划。勒庞还提议减少外来移民和让法国脱离欧盟条约,而这些提议在学术界不受欢迎。

据《欧洲时报》报道,她的同居男伴、国阵副主席路易·阿里奥也在东比利牛斯省胜选,另一位国阵人士,吉尔贝·科拉尔在尼姆市选区以50.16%对49.84%的微弱差距击败“共和国前进”运动党对手玛丽·萨拉。

Cesarsky表示,马克龙对研究和高等教育世界十分熟悉。Cesarsky是大选时要求11位候选人陈述其科学计划的科学家团体成员。

法国科学和高等教育界似乎已联合起来反对极右派总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在5月7日第二轮投票后,她很可能成为法国新总统。在近日发布的一封史无前例的信件中,该国9个主要公共研究机构的领导人将勒庞描述为“可怕的危险”,并要求选民不要再支持她。

与一个月前的总统选举相比,法国选民参与此次议会选举的热情其实并不太高。在6月11日举行的第一轮投票中,投票率只有48.71%。

“我不仅感到轻松,还为马克龙大幅领先当选而感到高兴。”法国原子能委员会天体物理学家Catherine Cesarsky说。

玛丽娜:勒庞 图片来源:Charles Platiau

《欧洲时报》称,法国议会选举往往被视为总统大选之后的“第三轮大选”,至此,马克龙执掌大权的战略可以说完胜。

“与国民阵线不同,马克龙支持共和主义和人道主义价值观,我们也同样支持这些观念,这些也是构建大学的DNA。”法国大学校长会议主席Gilles Roussel 说。4月,该会议召集了一次反对极端主义勒庞候选资格的投票,并为普遍、宽容和公开的价值观进行了辩护。

图片 1

成立于2016年4月6日的“共和国前进”运动党,到今年6月11日的法国议会首轮选举,才仅仅“诞生”一年零两个月。而在其他成立于19世纪,有着悠久历史的大党面前,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科学家表示,马克龙的胜利带来了希望。“我们看到最近全世界发生了很多事,从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到英国脱欧,以及欧洲极端主义的兴起,这是第一次我们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巴黎高等师范学院退休理论物理学家Édouard Brézin说,“我很高兴这个运动来自法国。”

法科学家称勒庞为“可怕的危险”

图片 2

“马克龙的团队似乎愿与研究界进行公开讨论。”Dardel说,“我们面前是一张白纸,如果我们能写上正确信息,将能进步。这是法国科学界能抓住的机会。”

其他人也对此敲响了警钟。日前,大学校长会议召集了一次反对极端主义的勒庞的候选资格的投票,并为普遍、宽容和公开的价值观进行了辩护。法国《世界报》报道称,数位大学校长还鼓励其职员和学生投票反对勒庞。上周三,该报纸还报道称4位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支持马克龙。

马克龙上周四阐述他对打造一个国家数据化未来的愿景,他表示法国必须进行改革,马克龙重申,他放眼改革劳工法,赋予企业更大的决策权力及更低的公司税。

马克龙倾向于削减公共支出,但曾表示将保护研究和高等教育经费,他还希望实施一个政府项目,以促进创新和降低失业率。他还承诺增加在环境和清洁能源技术方面的投资。但马克龙是否有能力执行这些政策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今年6月进行的议会选举的结果。如果他未能获得法国议会足够的支持,这位新总统将很难提议和通过新法律。

目前,民意测验显示,马克龙拥有明显但在缩小的优势。但物理学家、法国研究中心研究员Serge Galam表示,弃权选民也有可能向勒庞倾斜。Galam曾预测了英国退欧和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前述9位院所长也表示同意。“5月7日的选举还没有定数。”他们写道。

“共和国前进”运动赢得国民议会绝对多数 马克龙“完胜”

尽管马克龙近期将委任总理和成立政府,但他还将需要在6月的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以便更好地推行其政策。

院所领导人在该声明中提到,撤回国界线和智力流通限制无疑会打击法国科学。但他们也没有明确支持马克龙。

以共和党为主的中右翼阵营获得97到117个席位;社会党等党派组成的左翼阵营共拿下29到34个席位;由“不屈的法兰西”和法国共产党构成的极左翼阵营将在国民议会占据12至17席;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分得4到6席。

马克龙赢得法国总统大选。图片来源:Jeff J. Mitchell

“勒庞会带来经济、社会和科学等各方面的衰退。”这9位领导分别来自法国科学研究中心、国立健康和医学研究院和国力农业研究院。

中新社19日评论称,更令人心里唱起“忐忑”的是,在这个“婴儿”党参加议会选举的候选人中,女性人数多达一半,三分之二来自“公民社会”,也就是没有从政经历的政治素人 。然而,谁能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党,在刚刚的法国议会第二轮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从之前的零席位,到如今数百席位,简直就是一场翻天覆地的“完胜”,也为马克龙的施政铺平了道路。

总统大选落幕 法科学家放心 马克龙承诺提高科研经费促进创新

18日,法国本土诞生首位华裔国会议员。据《欧洲时报》报道,法国巴黎十三区区长顾梅在当晚23点左右宣布,代表“共和国前进”运动参加法国立法选举的华裔候选人陈文雄,在第二轮中以55.26%的得票率当选法国国民议会议员。

法国内政部5月8日公布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统计结果,法国前经济部长、“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获得66.1%的有效选票,其竞争对手、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勒庞获得33.9%的有效选票。马克龙当选新一任法国总统。

值得注意的是,一个月前曾代表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参选总统的玛丽娜·勒庞在此次议会选举中最终战胜对手,在加来海峡省首次成功当选国民议会议员。

数十年来,支配法国议会的两大主要政党的候选人都未能在最后的总统竞选中获胜。马克龙领导着一个其于去年创立的草根政治运动En Marche !该“前进”运动目前在议会中没有席位,而在6月11日到18日的议会选举中,选择马克龙的选民可能会支持其他党派。

据中新社报道,当地时间18日晚法国议会选举结束第二轮投票。初步计票结果显示,法国总统马克龙所属的“共和国前进”运动得票领先,取得了国民议会绝对多数地位。此轮投票大约42%的投票率也创下了历史新低。随着第二轮投票落幕,法国本土也诞生了首位华裔国民议会议员——陈文雄。

现在,科学家接受《自然》杂志采访时表示,很高兴马克龙能打败对手勒庞。“马克龙当选让我感到巨大的轻松,相反则难以想象。”巴黎第五大学校长Frédéric Dardel说。

此外,近年来的欧盟债务危机、难民危机等,都让其在政治、经济、社会、安全、核心理念等受到全面挑战。法国大选虽然叫停了民粹主义的蔓延,避免了欧洲崩塌的风暴,但深层次问题依然存在。

虽然法国研究实体很少在选举中表明其立场,但这次情况不同。法国科学和高等教育界联合起来反对勒庞。来自法国科学研究中心、国立健康和医学研究院和国立农业研究院等机构的研究院所领导还曾发表公开信,将勒庞描述为“可怕的危险”,仍为她会带来经济、社会和科学等各方面的衰退。勒庞提议减少外来移民等,而这些提议会威胁法国普遍、宽容和公开的学术环境。

赢得国民议会议员的席位之前,现年50岁的陈文雄已经有了丰富的民意代表经历:2008年成为巴黎十三区政府议员、2014年成为巴黎首位华裔市议员。如果再加上2013年被中国国务院侨办邀请参加全国政协代表大会担任“海外列席”代表,他的从政经历在法国华人中绝无仅有。

Coulhon表示,马克龙还计划通过分散集权和减少官僚主义作风,开放大学的创新工作,尤其是马克龙倾向于让大学能直接雇佣讲师和研究人员,不需要等待巴黎中央部门的批准。Coulhon希望马克龙针对法国国家研究机构的政策能更连贯,不需要重大改革。

法国社会党在此次议会选举中可谓遭遇惨败。相比奥朗德时期的执政党和议会多数党地位,社会党现在已几乎沦为边缘政党,代表该党参加议会选举的前总统候选人阿蒙、该党第一书记冈巴德利斯等人在第一轮就被淘汰出局。18日晚,冈巴德利斯在第二轮投票初步结果公布后即宣布辞职。

研究人员还表示,他们从马克龙的科技、创新和环境总体规划中看到了信心。马克龙还表示计划投资培训清洁能源、环境测量、现代化农业、健康护理、交通运输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年轻人。而且,PSL研究大学校长、数学家Thierry Coulhon预测,这些领域的研究也可能获得额外经费。他也是马克龙竞选阵营研究和高等教育顾问。

图片 3

法国科学家表示自己长吁了一口气,很高兴新总统会是39岁的马克龙。

投票率创新低 马克龙恐难随心所欲改革

此外,研究人员警告称,勒庞的失败并不意味着国民阵线已经离开。她的政党在6月的选举中可能仍有优势,其理念对法国政治和社会的影响力在逐渐增大。“我们仍然担心,国民阵线的理念会继续发展,并逐渐成为主流。”Roussel说。

自从5月18日宣布参选以来,陈文雄这四周来与当地选民进行了全面、深入的交流。陈文雄胜选后接受《欧洲时报》记者采访表示,“现在除了喜悦,就是压力。我希望能尽我所能,为中法友好、合作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图片 4

另外,此次法国国民议会两轮选举的低投票率反映出,马克龙难以获得全民支持,意味着他的施政必须步步为营,因为国内强大的工会随时会发动罢工,以往多届政府都是在街头示威的施压下,被迫稀释改革政策。

勒庞希望进行公民投票,以便确定法国是否仍留在欧盟。相比之下,马克龙和许多法国科学家则是欧盟的狂热支持者。Dardel表示,勒庞如果胜利,对欧盟和科学国际合作而言是个“灾难”。

马克龙所在政党赢得国会绝大多数

另一位曾在总统选举中表现抢眼的政治人物——“不屈的法兰西”运动领导人梅郎雄也在马赛当选国民议会议员。

不过,法国目前面临严峻形势,马克龙的考验仍未完待续。路透社指出,法国预算赤字比例可能最高达到3.1%,再次超过欧盟3.0%的目标。外媒分析称,过去两年几次恐怖袭击事件后,法国仍处于紧急状态。

当地时间18日晚8时,法国本土全部投票站关闭。艾拉贝民调机构初步预计,马克龙创建的“共和国前进”运动及其结盟党派“民主运动”共赢得395至425个国民议会席位。

议会大考通关 马克龙仍面临考验

法国传统大党遭遇惨败

民调机构统计数据显示,在全法4700万登记选民中,半数以上没有参加第二轮投票,最终投票率可能仅为42%。如果这一统计数据最终确认,将创下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的最低记录。有媒体指出,如此低的投票率可能预示着马克龙恐无法随心所欲地推动改革。

法国本土首位华裔国会议员诞生:将尽力推动中法友好

马克龙表示,对创新者和企业家而言,政府应扮演推动者,而非束缚。

本文由奥门银河官方app发布于科技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马克龙承诺提高科研经费促进创新,可怕的危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