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青蒿素之争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反思,青蒿素衍生

10月9日,中国中医科学院举行记者见面会,对屠呦呦及其团队关于青蒿素药物研发的专利权等相关情况作回应。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姜廷良表示,当年我国还没有相关的专利和知识产权保护法规,虽然青蒿素的专利权不在我国,但是,以青蒿素为基础而开发的衍生药物依旧可以申请专利。

中国中医科学院回应屠呦呦和青蒿素热点问题

10月10日,由中国民间中医医药开发协会主办、中国民间中医医药开发协会科普分会与北京圣马克医院联合承办的原创歌曲《世界流行中医风》媒体发布会在北京举行。获悉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荣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后,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科普分会会长韩平与副秘书长毛新安合作创作《世界流行中医风》歌词,由著名音乐人鹏来作曲,邀请蘭旗儿和彭鸣演唱。歌中“青蒿一握诺奖梦,世界流行中医风”,一语双关,既直接道出屠呦呦科研的灵感出处,也歌颂中国科学家实现“诺奖”的梦想,同时形象贴切地为中医药文化科普进行宣传。10月10日,北京中医药大学良乡校区揭牌,第一阶段建设项目正式投入使用,1400余名2015级大一新生首批入驻新校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王志勇、北京市委副秘书长郭广生、北京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吴建伟和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徐安龙等一同为新校区揭牌,随后参观已投入使用的教学区和生活区。王志勇表示,北京中医药大学新校区建设为大学的发展提供优质的条件和平台,希望学校以此为契机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中医药优秀人才。徐安龙介绍,良乡校区占地面积1433余亩,总建筑规模52万余平方米,能满足万余名师生学习与生活需求。学校计划到2020年完成科研与教学主体搬迁,届时良乡校区将成为北京中医药大学主校区。10月9日,中国中医科学院举行记者见面会,对屠呦呦及其团队关于青蒿素药物研发的专利权等相关情况作回应。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姜廷良表示,当年我国还没有相关的专利和知识产权保护法规,虽然青蒿素的专利权不在我国,但是,以青蒿素为基础而开发的衍生药物依旧可以申请专利。“屠呦呦及其团队发现了青蒿素,但青蒿素的专利权并不在我国。”就在大家沉浸在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喜悦中时,这样的质疑声已在网络间蔓延。为何中国是第一个发现青蒿素可以治疗疟疾的国家,也是第一个成功提取高纯度青蒿素的国家,其专利却不在我国?对此,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姜廷良作出回应,“这和我国当时没有实施专利保护法有一定关系。”1984年,我国颁布了中国专利法,相比1977年青蒿素相关技术的发明时间晚了7年,当时对于专利保护的意识相对淡薄。说起青蒿素的专利保护问题,这位当时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的老所长充满遗憾。据姜廷良介绍,青蒿素研究取得成果后,只在内部刊物以保密资料方式小范围发布,经原卫生部批准后从1977年开始,我国以“青蒿素结构研究协作组”的名义在《科学通报》上首次公开发表了青蒿素的化学结构。但是,包括后来陆续发表的文章都是以集体署名,没有文章是个人署名的。“当时的情况是,我们国家还没有相关的专利和知识产权保护法规,对青蒿素虽然先发现,但却没办法从法律角度申请专利保护。国际惯例有规定,如果发明成果在公开发表之前没有申请专利保护,此后就不能再申请专利了。”姜廷良说。“我们也在考虑,以后会不会对青蒿素药物也发生抗药性,会不会发生复染病。所以我们在青蒿素中加入别的药物,可以保护青蒿素有效成分,还可以降低复染率,我们称之为复合疗法。”姜廷良认为,对青蒿素及其衍生药物的研究大有前景,“很长一段时间我国出口的都是原药,而不是制剂,所以统计的出口份额低于实际,但是我们目前正在申请相关衍生药物的专利,相信青蒿素的相关研究成果会越来越多。”“青蒿素相关研究实现产业化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国内大多青蒿素相关企业已属合资形式,其产量和提取物研究也相当多。而且,其他科研人员目前正在研究青蒿素在治疗疟疾以外一些新的治疗领域的作用。”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党委书记朱晓新表示,科研人员正在尝试青蒿素对肿瘤疾病的相关作用尝试,“我们的科研工作一直从未间断。”朱晓新说。本报讯 10月8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召开2015年第二轮巡视工作动员培训会,局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副局长闫树江出席会议并作动员讲话,局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成员、第二轮巡视组成员、被巡视单位领导班子和党总支成员等20余人参会。会上,局人教司司长、直属机关纪委书记卢国慧介绍第二轮巡视工作方案。经局党组会议审议通过,本轮将对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局传统医药国际交流中心进行巡视,10月份巡视组进驻被巡视单位,11月底前完成巡视反馈工作。闫树江从三个方面进行动员,并对巡视工作提出要求:一是认真贯彻巡视条例,把巡视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二要突出重点,更好发挥巡视“利剑”作用。紧扣“六大纪律”,深化“四个着力”,加强“两个责任”检查,强化巡视成果的运用。三要强化责任担当,巡视组要明确职责和目标,带着问题去巡视,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客观公正地向局党组汇报巡视情况。被巡视单位党组织要加强组织协调,积极支持巡视组工作。巡视组组长杨锐、仇芙林分别发言。中央纪委监察部驻国家卫生计生委纪检组监察局一室主任杨继涛对巡视组成员进行培训。10月9日召开的2015年第三次局务会议上汇报了深化改革工作进展情况。2015年以来,局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围绕中央部署的“完善中医药事业发展政策和机制”改革任务,务实推动重点领域和重点工作改革,总体上实现了扎实有序、进展顺利、初见成效。该局加强中医药改革发展顶层设计,深入学习《中药材保护和发展规划(2015-2020年)》与《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推进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编制,研究制定中医药政策体系框架。积极参与医政、创新服务模式,推进四个医改试点省中医药改革发展、分级诊疗体系建设和中医药服务模式创新,发展中医药健康服务;推进中医药科研机制创新,组织起草《中医药科技创新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形成中药标准化行动计划公告;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协同教育部开展卓越医生教育培养计划改革试点,探索完善省部局共建中医药院校工作机制;推动中医药文化体制机制创新,巩固品牌项目,推动中医药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融合发展,组织研究中医药“非遗”保护办法;完善中医药对外交流合作政策机制,推动中医药海外发展暨“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制定,研究中医药海外文化中心建设总体思路和实施方案;出台关于全面推进中医药法治建设的指导意见,加快推进中医药立法进程,研究制定中医药政策体系框架。为确保完成好今年改革工作任务,局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提出四点建议:进一步梳理工作进展,加强协调推进力度,加强改革经验总结和推广,进一步加强改革探索。10月10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沈跃跃,全国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宋秀岩,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看望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中国中医科学院屠呦呦研究员,并代表全国妇联对她表示祝贺和敬意。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闫树江陪同看望。“您获得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我们非常振奋也非常高兴,为您获得这个殊荣而感到骄傲自豪。您是女性的楷模,巾帼不让须眉,您是中国科学家的光荣,也是我们中国女性的光荣。” 一见面,沈跃跃亲切地握着屠呦呦的手说。在屠呦呦家的客厅里,一个玻璃陈列柜中放满了各种奖杯证书,胜利女神造型的拉斯克奖奖杯、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奖杯都被放显眼的位置。“这更是集体的光荣”屠呦呦谦虚地笑笑,随后说出了自己的心愿:希望年轻人在中医药领域、医学领域,甚至更广泛的其他科学领域,创造更多的、更新的成就。“我希望能因此次获得的诺贝尔奖形成一种激励机制,为年轻人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屠教授一直在激励年轻人奋发图强”王国强表示,“拉斯克奖也好,诺贝尔奖也好,和屠老师的辛勤工作分不开,我们从她身上看到了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执着的精神、科学求实的作风。”回忆起当年只能用大水缸来搞实验的艰苦条件,屠呦呦很感慨。“我已经老了,现在更希望看到年轻一代多做贡献,不仅为中国,更为世界攻克难题。”“这是您的体会、经历,也是您的期望,您也是从年轻时代一步一步奋斗过来的,现在的年轻人要向您学习。”宋秀岩点头赞同。“那个年代的奉献精神,奋斗精神,现在还是很需要的,您这个楷模的力量更是无穷的”沈跃跃说。“作为妇联,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女科学家,女科技工作者向您学习。您一定要保重身体,祝您健康长寿,您的科技事业能够常青。”

随着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一消息的发布,有关青蒿素的各种话题也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其中,围绕青蒿素到底是中药还是西药的争论最为热烈。有观点认为,屠呦呦提取青蒿素的方法受到了传统中药验方的启发,因此这是中医药领域的成果;但另有观点认为,青蒿素是应用现代科技从青蒿中提取出的一种单体,不能算做真正的中药。

“屠呦呦及其团队发现了青蒿素,但青蒿素的专利权并不在我国。”就在大家沉浸在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喜悦中时,这样的质疑声已在网络间蔓延。

本报北京10月9日电(记者陈海波、田雅婷)屠呦呦获诺贝尔奖后,围绕其发现青蒿素的始末以及青蒿素药物问题,公众颇为关注,甚至引发争议。对此,中国中医科学院9日举行记者见面会,对相关情况作了回应。

日前,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所长陈士林研究员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认为,传统中药研发与现代科技并不矛盾。他认为,“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做任何一种科研工作,都需要利用现代科技,从来没有说中药就不接受现代技术”。

为何中国是第一个发现青蒿素可以治疗疟疾的国家,也是第一个成功提取高纯度青蒿素的国家,其专利却不在我国?

尽管屠呦呦及其团队发现了青蒿素,但青蒿素的专利权并不在我国。对此,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姜廷良解释,这与我国当时没有实施专利保护法有一定关系。

中西药之争:传统中药研发一定要摒弃现代科技吗?

对此,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姜廷良作出回应,“这和我国当时没有实施专利保护法有一定关系。”1984年,我国颁布了中国专利法,相比1977年青蒿素相关技术的发明时间晚了7年,当时对于专利保护的意识相对淡薄。说起青蒿素的专利保护问题,这位当时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的老所长充满遗憾。

他介绍,1977年,我国以“青蒿素结构研究协作组”的名义在《科学通报》上首次公开发表了青蒿素的化学结构。此后又陆续发表了其他几篇学术文章。“但这些文章都是集体署名,而非个人署名。而且,由于当时我国还没有相关的专利和知识产权保护法规,所以没法申请专利保护。”姜廷良说。

新银河澳门娱乐,在陈士林看来,传统传承和现代创新一点也不矛盾。“在中药的研发上既有传统传承的复方,也有单体化合物这两个方向。青蒿素就是在几千年临床经验的传承基础上,利用现代科技开发出来的创新新药产品。谁都没有说,中药研发就非得要用传统剂型。如果传统的煎制或者复方的疗效更好,当然可以继续应用,但如果应用现代科技提取出的单体及其衍生物能取得更好的临床效果,为什么就不可以用呢?”

据姜廷良介绍,青蒿素研究取得成果后,只在内部刊物以保密资料方式小范围发布,经原卫生部批准后从1977年开始,我国以“青蒿素结构研究协作组”的名义在《科学通报》上首次公开发表了青蒿素的化学结构。但是,包括后来陆续发表的文章都是以集体署名,没有文章是个人署名的。

根据国际惯例,如果发明成果在公开发表之前没有申请专利保护,此后将不能再申请专利,这导致青蒿素失去了国际专利保护。“不过,以青蒿素为基础而开发的衍生药物是可以申请专利的。”姜廷良说。

陈士林认为,“对古代的经验,就应该用现代方法加以验证,最后用最好的方式加以应用,不一定拘泥于‘传统’或‘现代’。毕竟,临床疗效才最具有话语权。”

澳门银河下载,“当时的情况是,我们国家还没有相关的专利和知识产权保护法规,对青蒿素虽然先发现,但却没办法从法律角度申请专利保护。国际惯例有规定,如果发明成果在公开发表之前没有申请专利保护,此后就不能再申请专利了。”姜廷良说。

另外,针对媒体上有关屠呦呦“以身试毒弄坏肝脏”的说法,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副所长朱晓新提醒公众要警惕一个错误认识:弄坏肝脏是因为青蒿素有毒造成的。事实上,青蒿素本身没有明显的毒副作用。

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院姜廷良对此表示认同。他告诉记者:“传统中医药是在临床应用的过程中,不断探索出的一个个饮片组方,是靠临床积累的一种经验。这些饮片组方有些有用,有些可能没用,这需要应用现代科技进行验证。有了新的结果再返回临床验证。这种方法被称之为传统的研发途径。”

“我们也在考虑,以后会不会对青蒿素药物也发生抗药性,会不会发生复染病。所以我们在青蒿素中加入别的药物,可以保护青蒿素有效成分,还可以降低复染率,我们称之为复合疗法。”姜廷良认为,对青蒿素及其衍生药物的研究大有前景,“很长一段时间我国出口的都是原药,而不是制剂,所以统计的出口份额低于实际,但是我们目前正在申请相关衍生药物的专利,相信青蒿素的相关研究成果会越来越多。”

澳门银河在线娱乐,朱晓新介绍,屠呦呦团队在做完青蒿素药物的动物实验后,未发现青蒿素有毒副作用,但动物身上的毒性试验结果并不一定适用于人类,而在毒性未明确之前,不宜开展下一步的临床试验。“唯一快速有效的办法就是做人体试验。因此,屠呦呦及其团队成员亲自试药。”

“第二种途径就是直接应用现代科学技术,把中药里面一些有效单体成分直接提取出来,再分析其化学结构,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还可以用化学方法直接合成单体药物并开发合成衍生物。”姜廷良认为,这两条路径并不是完全区别、隔离的。“屠呦呦研究员的研发过程也是这两种方法的结合。她在北医学习的是现代药学,来中药所后又参加了两年多的‘西学中’,补上了很多中医药的知识,为下一步发展创造了条件。在青蒿素的基础研究阶段,她和同事们就做了很多古代单方、验方的验证。”

“青蒿素相关研究实现产业化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国内大多青蒿素相关企业已属合资形式,其产量和提取物研究也相当多。而且,其他科研人员目前正在研究青蒿素在治疗疟疾以外一些新的治疗领域的作用。”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党委书记朱晓新表示,科研人员正在尝试青蒿素对肿瘤疾病的相关作用尝试,“我们的科研工作一直从未间断。”朱晓新说。(中国中医药报)

“需要强调的是,屠呦呦是用乙醚提取的青蒿素,长期接触乙醚对人体的肝脏等器官系统有危害。”朱晓新说。

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孙咸泽也认为,“屠呦呦发现青蒿素不是偶然的,中国传统医学这一宝库给了她丰厚的土壤。青蒿素源于中医药是不争的事实,是传统医学传承创新,与现代药学有机结合的成果”。

此外,姜廷良介绍,屠呦呦发现青蒿素后,我国其他科研人员目前正在研究青蒿素在一些新的治疗领域的作用,并不只满足于治疗疟疾。

陈士林告诉记者,应用现代科技对传统中医药进行研发,未来还可能产生更多对人类具有重大贡献的突破性成果。“比如张亭栋教授和陈竺院士应用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就取得了国际公认的成果”。

相关专题:2015年诺贝尔奖

专利权之觞:最有效抗疟药为何成了他人的嫁衣?

在世界上许多国家,疟疾目前仍然是危害人类最严重的疾病之一。青蒿素虽然成为唯一被国际承认的中国原创新药,但中国却处在整条产业链的最底端,大量青蒿素原料出口给其他国家或供给跨国药企,成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手段。

究其原因就在于,青蒿素作为中国首个被世界承认的原创新药,却没有属于自己的专利权。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对此,姜廷良认为,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和我国当时没有实施专利保护法有关。

姜廷良透露,当时我国还没有专利保护法规,自然也无从申请。此外,在未取得专利权之前,将青蒿素的提取细节在论文中公开发表,也使得青蒿素的提取技术失去了申请专利权的新颖性要求。而国际惯例有规定,如果发明成果在公开发表之前没有申请专利保护,此后就不能再申请专利了。

“按照国际惯例,如此重要的药物化学结构应该先申请专利、再发表论文。但是,由于历史和体制的种种原因,当时的中国没有专利制度,从政府官员到科学家,基本上都没有知识产权的概念。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这也让我们认识到,在今后的科研工作中,对相关成果进行专利保护是多么重要!”提起专利,陈士林不无痛心地说。

鉴于青蒿素的市场困境,2005年10月,中科院7名院士联名致信中国科学院,呼吁加强青蒿素衍生物合成及其化学结构优化合成的研究。他们认为,中国企业参与国际青蒿素类药物的竞争,唯一的办法是创新技术,希望通过申请专利保护我国的知识产权,保障我国在国际市场上的优势,争取与国际制药企业同台竞争的地位。他们呼吁“加强发展中药青蒿、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科学技术研究,使其在资源、化学、新用途和复方抗疟药等方面不断创新以继续保持国际领先地位,并推进青蒿素类药科技成果的产业化、国际化发展,使青蒿素产品在较短时间里争回我国青蒿素在国际市场应有的地位,为发展中医药事业作出贡献”。

令人欣慰的是,有关青蒿素的研究还在继续。“我国围绕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科研从未止步,目前,已经取得了或正在取得青蒿素系列衍生物的有关专利权,这为下一步的产业化提供了基础和保护。”陈士林如是透露。(本报记者 罗朝淑 科技日报北京10月14日电)

来源: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2015年10月15日

本文由奥门银河官方app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青蒿素之争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反思,青蒿素衍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