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肺病咳吐痰血,吐血兼咳嗽

【病人基本资料】

天津乔××,年三十余,得咳吐痰血病。

【病人基本资料】

天津王××,年二十四岁,得咳嗽吐血证。

【病因】

天津齐××,年五旬,得胁下作疼,兼胃口疼病。

【病因】

前因偶受肺风,服药失宜,遂息咳嗽,咳嗽日久,继患咳血。

【病因】

禀赋素弱,略有外感,即发咳嗽,偶因咳嗽未愈,继又劳心过度,心中发热,遂至吐血。

【证候】

素有肝气不顺病,继因设买卖赔累,激动肝气,遂致胁下作疼,久之胃口亦疼。

【证候】

咳嗽已近一年,服药转浸加剧,继则痰中带血,又继则间有呕血之时,然犹不至于倾吐。其心中时常发热,大便时常燥结,幸食欲犹佳,身形不至羸弱,其脉左部近和平,右部寸关俱有滑实之象。

【证候】

先时咳嗽犹轻,失血之后则嗽益加剧。初则痰中带血,继则大口吐血,心中发热,气息微喘,胁下作疼,大便干燥。其脉关前浮弦,两尺重按不实,左右皆然,数逾五至。

【诊断】

其初次觉疼恒在申酉时,且不至每日疼,后浸至每日觉疼,又浸至无时不疼。屡次延医服药,过用开破之品伤及脾胃,饮食不能消化,至疼剧时恒连胃中亦疼。其脉左部沉弦微硬,右部则弦而无力,一息近五至。

【诊断】

证脉合参,知系从前外感之热久留肺胃,金畏火刑,因热久而肺金受伤,是以咳嗽;至于胃腑久为热铄,致胃壁之膜腐烂连及血管,是以呕血;至其大便恒燥结者,因其热下输肠中,且因胃气因热上逆失其传送之职也。治此证者,当以清肺胃之热为主,而以养肺降胃之药辅之。

【诊断】

此证乃肺金伤损,肝木横恣,又兼胃气不降,肾气不摄也。为其肺金受伤,是以咳嗽痰中带血;为胃气不降,是以血随气升,致胃中血管破裂而大口吐血;至胁下作疼,乃肝木横恣之明证;其脉上盛下虚,气息微喘,又肾气不摄之明征也。治之者,宜平肝、降胃、润肺、补肾,以培养调剂其脏腑,则病自愈矣。

【处方】

其左脉弦硬而沉者,肝经血虚火盛而肝气又郁结也。其右脉弦而无力者,土为木伤,脾胃失其蠕动健运也。其胁疼之起点在申酉时者,因肝属木申酉属金,木遇金时其气化益遏抑不舒也。《内经》谓,“厥阴不治,求之阳明。”夫厥阴为肝,阳明为胃,遵《内经》之微旨以治此证,果能健补脾胃,俾中焦之气化营运无滞,再少佐以理肝之品,则胃疼可愈,而胁下之疼亦即随之而愈矣。

【处方】

生石膏(二两细末)粉甘草(六钱细末)镜面朱砂(二钱细末)共和匀每服一钱五分。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生赭石(六钱轧细)生怀地黄(一两)生杭芍(五钱)天冬(五钱)大甘枸杞(五钱)川贝母(四钱)生麦芽(三钱)牛蒡子(三钱捣碎)射干(二钱)广三七(三钱细末)粉甘草(二钱细末)药共十二味,将前十味煎汤一大盅,送服三七、甘草末各一半,至煎渣再服,仍送服其余一半。

又方生怀山药(一两)生赭石(八钱轧细)天冬(六钱)玄参(五钱)沙参(五钱)天花粉(五钱)生杭芍(四钱)川贝母(三钱)射干(二钱)儿茶(二钱)甘草(钱半)广三七(二钱轧细)共药十二味,将前十一味煎汤送服三七一钱,至煎渣再服时再送服一钱。每日午前十点钟服散药一次,临睡时再服一次,汤药则晚服头煎,翌晨服次煎。

生怀山药(一两)大甘枸杞(六钱)玄参(五钱)寸麦冬(四钱带心)于白术(三钱)生杭芍(三钱)生麦芽(三钱)桂枝尖(二钱)龙胆草(二钱)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浓朴(钱半)甘草(钱半)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效果】

【复诊】

服药一剂,吐血即愈,诸病亦轻减。后即原方随时为之加减,连服三十余剂,其嗽始除根,身体亦渐壮健。

服药三日,咳血吐血皆愈。仍然咳嗽,遂即原方去沙参加生百合五钱、米壳钱半,又服四剂,咳嗽亦愈,已不发热,大便已不燥结。俾将散药惟头午服一次,又将汤药中赭石减半,再服数剂以善后。

将药连服四剂,胃中已不作疼,胁下之疼亦大轻减,且不至每日作疼,即有疼时亦须臾自愈。脉象亦见和缓,遂即原方略为加减俾再服之。

【来源】盐山·张锡纯着《医学衷中参西录》

【来源】盐山·张锡纯着《医学衷中参西录》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大甘枸杞(六钱)玄参(四钱)寸麦冬(四钱带心)于白术(三钱)生杭芍(三钱)当归(三钱)桂枝尖(二钱)龙胆草(二钱)生鸡内金(二钱黄色的捣)醋香附(钱半)甘草(钱半)生姜(二钱)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五剂,胁下之疼霍然全愈,肝脉亦和平如常矣。遂停服汤药,俾日用生怀山药细末两许,水调煮作茶汤,调以蔗糖令适口,以之送服生鸡内金细末二分许,以善其后。

【或问】

理肝之药莫如柴胡,其善舒肝气之郁结也。今治胁疼两方中皆用桂枝而不用柴胡,将毋另有取义?答曰︰桂枝与柴胡虽皆善理肝,而其性实有不同之处。如此证之疼肇于胁下,是肝气郁结而不舒畅也,继之因胁疼累及胃中亦疼,是又肝木之横恣而其所能胜也。柴胡能舒肝气之郁,而不能平肝木之横恣,桂枝其气温升(温升为木气),能舒肝气之郁结则胁疼可愈,其味辛辣(辛辣为金味),更能平肝木横恣则胃疼亦可愈也。惟其性偏于温,与肝血虚损有热者不宜,故特加龙胆草以调剂之,俾其性归和平而后用之,有益无损也。不但此也,拙拟两方之要旨,不外升肝降胃,而桂枝之妙用,不但为升肝要药,实又为降胃要药。《金匮》桂枝加桂汤,治肾邪奔豚上干直透中焦,而方中以桂枝为主药,是其能降胃之明征也。再上溯《神农本草经》,谓桂枝主上气咳逆及吐吸(吸不归根即吐出,即后世所谓喘也),是桂枝原善降肺气,然必胃气息息下行,肺气始能下达无碍。细绎经旨,则桂枝降胃之功用,更可借善治上气咳逆吐吸而益显也。盖肝升胃降,原人身气化升降之常,顺人身自然之气化而调养之,则有病者自然无病,此两方之中所以不用柴胡皆用桂枝也。

【来源】盐山·张锡纯着《医学衷中参西录》

本文由奥门银河官方app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肺病咳吐痰血,吐血兼咳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