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校庆获赠同名小行星,身去音容存

1月17日的北京,雾霭沉沉,八宝山东礼堂外的人流排成长龙,来送别一位99岁的老人。瘦削的李佩躺在玫瑰花丛中,身上覆盖党旗,面容安详。

1月17日上午,北京八宝山公墓殡仪馆东礼堂庄严肃穆,“中关村明灯”、中国科学院大学外语系教授李佩先生的送别仪式在这里举行。

“今天,我们将李佩先生的塑像安放在雁栖湖校园的教学楼内,让李佩先生永远陪伴着她所热爱的学校、学生,让国科大的每一位师生永远铭记她为学校、为国家所做的贡献,永远传承她的不朽精神,使之成为国科大办学立校的育人之魂。”10月14日,中国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中国科学院大学名誉校长白春礼在国科大英语教授李佩先生的塑像揭幕仪式上说。

30余位院士到场,“中国应用语言学之母”李佩先生雕像揭幕;建校40年培养108位院士

她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遗孀。1968年12月,郭永怀不幸因公殉职。时隔近半个世纪,她与他终于天堂团聚。

送别礼堂内,“沉痛悼念李佩先生”的巨大横幅下,李佩遗体身盖党旗、静静地躺在鲜花丛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科院原院长路甬祥,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希,中科院党组书记、院长白春礼,中科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刘伟平,中科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大学校长丁仲礼,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党委书记许武、校长万立骏,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李政道等人献上花圈表达哀思。

李佩先生是著名语言学家、“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先生的夫人。她自1978年4月出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外语教研室主任,是国科大外语系的创建者,被国内外同行称为“中国应用语言学之母”。

图片 1昨日,中国科学院大学迎40周年校庆,校友们在校庆标志处拍照留念。新京报记者 王俊 摄

大厅正中照片上的李佩,戴白色围巾,微微笑着,望着来送她的那些或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寿终德望在,身去音容存”,告别室里的对联是对她一生中肯的评价。

早上九点二十分左右,距离送别仪式开始还有四十多分钟,殡仪馆外前来送别的人群便已排起了队。

李佩先生始终坚守在英语教学一线,1987年退休后依然坚持给博士生上英语课直至80多岁,被誉为国科大“最美教师”、“中科院最美玫瑰”;她和知名科学家李政道一起开展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帮助学生开启中国自费留学之路;离休后她还积极投身社会公益事业,创办中关村大讲堂,坚持长达13年之久;并与郑哲敏先生共同创立钱学森科学和教育思想研究会,为国家改革和发展积极献计献策。2017年1月12日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99岁。

图片 2昨日,纪念大会上,李佩雕像揭幕。吴静 摄

92岁的两院院士郑哲敏特地赶来送好友最后一程。他是钱学森的学生,与郭永怀夫妇在美国时就相识,在中科院力学所与郭永怀是同事,两家一同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在郑哲敏看来,李佩的百年人生是一个传奇,无论是早期在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局中关村西郊办公室负责后勤建设,还是后来为中科院赴美留学生培训英语,她都做得尽心尽责。

在休息厅门口,中科院院长白春礼正好遇到前来参加追悼会的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志珍。王志珍向白春礼感慨地说:“我的口语都是她教的。”此时,记者看到休息厅内,李家春、张涵信、胡启恒等数位院士专家已在此等候。

原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党委书记颜基义说,在这约40年间,无论是在肖庄的临时校区,还是在玉泉路的教室,还是在中关村的平房里,到处都可以看见李佩老师活跃的身影。她瘦小的身躯,却包裹着巨大的能量,所到之处就会涌现出一种特殊的“气场”。40年来,不知有多少学子,一代一代地从李佩老师的“气场”中受益:不仅获得了宝贵的语言知识,更从她布撒的大爱之中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正是因为像李佩老师这样的给予,创造了许许多多不平凡的人生。

新京报讯 (记者王俊)中国科学院大学昨日迎来40岁生日,30余名院士校友齐聚雁栖湖校区为母校庆生。记者从国科大了解到,纪念大会上,国科大收获了一份来自星空的生日礼物——一颗小行星被正式命名为“国科大星”。

负责任也是所有接触过李佩的师生的印象。中科院力学所纪委书记戴兰宏还记得一件小事:中科院研究生院大概是最早请外教的院校之一,当时学生们的英语学习大多与出国参加学术会议、演讲等实际要求相结合,作业也会练习用英语写作介绍自己的博士论文开题、研究方向等,涉及不少前沿内容。当时有个外教学期结束回国时把同学们的作业装箱带走了,李佩听说了硬是赶到机场把他截了下来。

十点,送别仪式准时开始。王志珍、白春礼等先后步入礼堂,向李佩遗体三鞠躬,并献上寄托哀思的鲜花。他们缓步走向遗体,向李佩作最后的告别,同时与李佩家人一一握手表示慰问。记者了解到,白春礼一直十分关心李佩的身体情况,在她病重期间曾多次专程到医院探望慰问。

中科院众多科学家皆是她的学生,有人评价李佩先生“比院士还院士”。李佩先生塑像揭幕当天,许多来参加揭幕仪式的领导、教师和校友都是她的学生,包括白春礼和中科院副院长丁仲礼。

中国科学院大学前身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成立于1978年,2012年6月经教育部批准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40年来,国科大所培养的学生有108名当选为两院院士,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中有25%是国科大的毕业生。

中国科学院大学校长丁仲礼是李佩的学生,硕士、博士英语都是李佩所教。在丁仲礼看来,老师从不发火,却自有一股威严。丁仲礼当校长时,李佩已退休多年,再去看老师时,老师的衰老一度让他很感伤,但淡定的气度仍在。

随后,中科院、国科大、其他相关单位的领导、院士专家以及李佩的亲属、学生等社会各界人士近千人一一向李佩告别。

白春礼表示,李佩先生是我国老一辈知识分子和教育工作者的杰出典范,在她的身上集中体现了老一辈知识分子和教育工作者赤诚报国的家国情怀和舍我其谁的责任担当。今天,我们纪念李佩先生,就是要学习她大爱无私、忘我奉献的高贵品格;学习她淡泊名利、豁达从容的生活态度;学习她虽历经坎坷磨难,仍矢志不渝的执着坚韧;学习她平凡中追求卓越、逆境中笃定坚守的精神力量。

30余位院士为母校庆生

这种淡定伴随她度过了人生中很多艰难的时刻。年过半百丧夫,年近8旬丧女,她内心的煎熬和难过从不写在脸上。45岁的女儿离开时,白发人送黑发人,李佩硬是一节课都没耽误。谈及此,和李佩相识20多年的学生马维很是动容:“她从来不是悲观的人,她的坚强超乎你想象。”

追悼会上,李佩在国科大的老同事、原中科院研究生院党委书记颜基义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他向记者讲述了最后一次见到李佩笑容时的场景。

李佩先生塑像由中国美术馆馆长、国家著名雕塑家吴为山创作完成,也是国科大第四座塑像,其他三座分别为中科院原院长郭沫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首任院长严济慈、著名地质学家刘东生的塑像。李佩雕塑揭幕当天,刘东生先生的子女无偿为国科大捐赠了刘东生生前的精品图书,为国科大40周年校庆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为丰富学校图书馆藏、开阔师生视野提供了重要帮助。

建校40周年纪念大会上院士云集,30余位院士到场。记者注意到,为传达向大师致敬的理念,嘉宾席前几排座位绝大部分都留给了国科大的知名院士、校友。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科大原校长丁仲礼的座位被安排在第五排。

改革开放后,李佩负责中美联合招考赴美物理研究生项目的英语选拔,所有从中科院赴美的研究生都聆听过她的教诲。发起该项目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李政道在唁电中说:“上世纪80年代,李佩教授大力支持我支持的CUSPEA项目,帮助中国学子走出国门,为推动祖国教育所作的贡献功在千秋。”

“去年12月20日,她99岁,我们在力学所给她举行了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生日纪念会,她从来不愿举行生日纪念会。”颜基义回忆道,当时两院院士郑哲敏与颜基义一行5人到医院看望李佩,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李佩的笑容。

国科大建校40年来,一代代科学家走上讲台,在为学生传授知识的同时,也使科学精神和育人情怀代代绵延。现在,国科大培养的108名院士校友中,有75人在国科大担任博导或者授课教师,直接参与学生的教学培养工作。正如国科大校长李树深所说:“从学生成长为教师,他们传承了老一辈科学家的育人传统和科学报国情怀,并以自己的言传身教一代代传承下去,如涓涓细流融入国科大人的精神血脉。”

现场同学校友,再忆芳华。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刘嘉麒院士和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李洪钟是国科大1978级第一届研究生,两人笑称经常见,当年英语一个班。

78岁的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原党委书记颜基义还记得20多年前和李佩去美国,“沾李老师的光”,受到李政道、成思危的妹妹成露茜等热情款待,每到一所大学都能见到李佩的学生,受到学生们的欢迎。“桃李满天下”,这大概就是当老师最大的荣耀。

在郭永怀的学生、中科院院士李家春的印象中,将丈夫的骨灰安葬在力学所,是李佩先生作出的一个重要决定。“她非常淡泊名利,觉得郭永怀跟同事、学生在一起是最好的。”李家春说,“将来李佩先生也要安葬在力学所。”

图片 3

77岁的刘嘉麒院士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了上学时的情形,“现在说起来像‘天方夜谭’,我们学校刚成立时,在学院路那租了楼和一片操场,改造了两三个木板房,老师在木板房办公,一栋楼给学生住。”

生命的最后两年,由于媒体的介入,这个一直默默做事的老人突然在互联网上火了起来。她被称作“中科院最美的玫瑰”、“中关村的明灯”、“年轻的老年人”。每周都去看她的马维说,她生前很看淡这些称呼,最在乎的是科学家楼要拆了,学生有没有照顾好。这些年来学生有生活问题了、思想问题了,甚至工作上要写推荐信都可以找她。

将郭永怀骨灰安放在力学所时,他的警卫员牟方东的骨灰也一同安葬在那里。而颜基义告诉记者,坚持这样做的也是李佩,她认为这样“大家来悼念郭先生的时候,同时也悼念了牟方东”。

李佩先生塑像揭幕

“学校四十年来三易校名、三易校址,一开始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在学院路;2000年改名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搬去了玉泉路;2012年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研究生校址搬到了雁栖湖,条件好了很多。”刘嘉麒说。

退休了的李佩也常常出现在学生面前。颜基义说,每年的开学典礼,她的出现对学生就是一种无声的鼓励,从在主席台上站着到身体渐渐不允许只能坐在台下,她只要能来都坚持来。

事实上,如中科院院士张涵信在采访中所说,李佩一生为了郭永怀的事业做了很多工作。这其中也包括她为促进中外科学界交流所做的努力。

图片 4

新中国第一位理学博士马中骐,作为国科大1978级首批学生,回忆了当年报名、初试、复试、录取、开学的情景。“当时遇到的最大困难是许多同学没有真正完成大学学业。”马中骐说,“但我们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大家奋发努力,互相鼓励,通过短短一年学习,在专业和外语上,都为今后的科研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16年12月20日,是李佩最后一个生日。郑哲敏、颜基义、李伟格等好友到医院探望。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李佩不仅睁开了眼睛,自始至终脸上都带着熟悉的微笑,当好友离去时,她还坚持招手。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修养。

郭永怀的学生、中科院院士胡文瑞告诉记者,因为郭永怀过世早,很多国外的同事、同学到中国都来找李佩。“郭先生有个学生到中国来,说要找郭先生在中国的学生,李佩先生就将他介绍给了我。”胡文瑞说,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所以在他心中,李佩在促进国际交流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与李佩先生塑像合影

小行星被命名“国科大星”

生日过后23天,李佩与世长辞。而在临终前好些年,她早已将郭永怀荣获的“两弹一星”元勋金质奖章、毕生60万元人民币积蓄都捐了出去。

到现场向李佩作最后告别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身上还带着美国工程院院士李凯的嘱托。“他昨天下午回去,在机场打电话,一定要我来一趟,送个花圈,拍点现场照片给他。”李国杰说,李凯是李佩先生的第一届学生,出国前还曾向李佩先生借了100美元。“这次他们北美的学生带了很多礼物回来,以为到医院可以去看她,结果她已经去世了。”李国杰说。

生日之际,国科大还收到一份太空礼物——一颗小行星被正式命名为“国科大星”。

“心中惟学生似燃蜡照明滴泪成灰春蚕今日哭丝尽,天堂有爱人曾携手报国因公忘家阖家从此喜团圆。”八宝山东礼堂门口的挽联无声地告诉人们,如今老人九九归一。

追悼会结束后,记者在路上偶遇前来悼念的两位中国科学院大学的年轻学子,他们是李佩学生的学生。两人边走边交流说:“她的发音特别纯正!”两个年轻人的对话,寄托着对逝者的追思,也表达着对于这位杰出教育工作者的深深敬意。

记者了解到,这颗星是国际永久编号第189018号小行星,由中科院国家天文台于1998年10月14日发现,恰好是国科大“生日”。这颗小行星被发现20年后,经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委员会批准被命名为“国科大星”。

丁仲礼告诉记者,李佩的雕像将矗立在中国科学院大学校园里,该校将同时设立李佩老师奉献奖,用于奖励为学生无私奉献的老师们。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7-01-18 第1版 要闻)

昨天的纪念大会上,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向国科大校长李树深颁授了小行星的命名证书和轨道运行图。之后,李树深将证书和轨道图传递给年轻的国科大学子。

据悉,校庆期间,国科大还将举办中外大学校长论坛、中学校长论坛、校友学术论坛等,同时,中科院与“两弹一星”纪念馆等场馆也向师生、校友开放。

声音

建校初期,学校没有固定的校园和像样的校舍,师生们曾在中关村的临建食堂“风餐”,也曾在玉泉路的平板房上课。钱学森、钱伟长、钱三强、华罗庚等科学大师,李政道、吴健雄等知名华人学者,都曾在简陋的平板房教室里为同学们讲课。成就一所大学的,从来不是高楼明舍、锦屋华堂,而是那些潜心治学、执教育人的学术大师。

——国科大校长李树深

■ 现场

“中国应用语言学之母”李佩雕像揭幕

校庆当天,一座雕像的揭幕也吸引了诸多校友、同学的关注。

这座雕像是“中国应用语言学之母”、“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夫人李佩先生的雕像。

李佩曾担任国科大英语教师,参加李佩先生雕像揭幕仪式中有不少李佩的学生,既有头发花白的老人,也有已过不惑的中年人。中科院院长、国科大名誉校长白春礼院士和中科院副院长丁仲礼院士都是她的学生。

白春礼回忆故去的李佩先生说:“非常简朴,家里沙发都很旧。我每逢节假日都会去看望李佩先生,她心系国科大和中科院发展,今天回想起来,内心依然充满感动和不舍。”

丁仲礼说,李佩先生对学生就像对自己的孩子。

国科大教授、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常委杨佳,1985年进入李佩门下攻读应用语言学。“李佩老师在没有标准的时候她就是标准,在有标准的时候她又超越标准。原来托福、GRE没进中国的时候,她一封推荐信,国外就认可。”

“她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但又非常慈爱,对我是关怀备至,恩重如山。我写的研究生英语写作,她给我作了序,在她生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上,在即兴感言中,她还提到我。”杨佳告诉记者。

杨佳至今仍清晰记得自己考研时李老师出的考题,她让我们评论当时最火的一本书《第三次浪潮》,是想要我们把国际经济联系在一起。还有一次考试,她在黑板上写了一个“诚信”(honest)就走了,到点再过来收卷,考的不仅仅是书本知识。

本文由奥门银河官方app发布于银河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校庆获赠同名小行星,身去音容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