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市场监管总局,异地聚集式传销得到遏制

核心阅读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14日表示,经过多年打击整治,异地聚集式传销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得到明显遏制,但网络传销发展势头如洪水猛兽,是当前打击传销工作中的重点和难点所在。下一步,要最大限度压缩网络传销发展蔓延空间。

中新网4月10日电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消息,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日前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打击传销工作的意见》,意见表示,将廊坊、北海、南宁、南京、武汉、长沙、南昌、贵阳、合肥、西安、桂林市列为2018年传销重点整治城市。

传销威胁群众财产安全,扰乱市场秩序,危害社会治安。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文明确今年打击整治传销的重点地区和重点城市。当前传销有哪些新特点?打击整治有哪些难点?如何加强监管,遏制网络传销蔓延势头?

12月14日,全国重点整治城市打击传销工作现场推进会暨打击网络传销研讨会在广西北海举行,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及全国11个传销重点整治城市相关人员等出席会议,甘霖在会上作了前述表示。

图片 1资料图:被捕传销人员。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不久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出关于做好2019年传销重点城市、重点地区打击整治工作的通知,将南京、南昌、长沙、南宁、西安、大连、秦皇岛、防城港市列为2019年全国整治聚集式传销重点城市。

会议总结了今年全国重点整治城市打击传销工作和监测查处网络传销工作开展情况,研究探讨新形势下打击传销工作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

意见透露,当前打击传销工作形势依然十分严峻,网络传销违法犯罪活动蔓延态势迅猛,亟需采取更有力措施加以整治,异地聚集式传销活动虽总体可控,但在一些重点地区仍较为突出。

传销模式在变异,监管手段也在升级。记者日前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获悉:2018年全国查处传销、直销案件3500多件,罚没金额9.6亿元。

甘霖指出,国家已把整治传销特别是网络传销工作提到了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高度,更说明了打击传销工作的特殊性和重要性。经过多年打击整治,异地聚集式传销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得到明显遏制,但在一些地区仍然顽固存在。今年确定的11个传销重点整治城市的聚集式传销状况的确比较严重,并存在久治不决的问题。

意见要求全面落实打击整治网络传销“四步工作法”,即“线上监测、线下实证、多措处置、稳妥善后”。

异地聚集式传销得到遏制,但在一些地区仍顽固存在

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李彬指出,今年4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全国传销重点整治城市后,广西加大打击防范力度,细化工作措施和办法,制定出台《南宁、桂林、北海三市打击传销违法犯罪专项整治工作方案》等一批重要文件,建立了打传工作旬报制和以无传销社区创建率、投诉举报量等为指标的红黑榜通报制度等长效管理机制。

线上监测,是指运用互联网技术监测发现网络传销案源线索。重庆、浙江、泉州、深圳等总局网络传销监测点单位要不断丰富数据归集渠道,完善监测模型,完善风险指数,监测发现网络涉传行为及信息,准确研判;各地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要不断完善传销监测预警平台,依托系统内网监、互联网广告监测等职能,嵌入网络传销监测功能模块,借助互联网公司技术优势,增强网络传销监测发现能力。

5月5日,广西南宁市公安局对代号“1105”传销专案进行集中收网,共抓获团伙主犯王某、陈某等涉嫌传销人员169人,刑事拘留49人,查获涉案车辆9辆,查封房产9套,并查扣电脑、银行卡、传销账本、传销网络图等涉案物品。

今年来,广西全区各地组织开展打传行动4586次,出动执法人员93618人次,检查涉嫌活动场所17222处,捣毁传销窝点7709个;教育遣返传销人员33698人。截止11月底,全区14个设区市无传销社区创建率达到90%以上,打传攻坚战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

线下实证,是指案源线索及监测成果的查证和运用。各地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接到上级单位转办、外地移送的案源线索后,要建立台账,迅速开展线下实证工作,并及时向总局竞争执法局汇报实证结果。线下实证的主要方法有:一是与公安、金融等部门进行信息比对;二是与银监部门合作,查询对公账户及参与人员账户,分析资金交易流水;三是与12315投诉举报信息、政府公开信息、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日常监管档案信息等进行比对实证;四是收集分公司、关联公司注册登记情况;五是进行实地检查,实施现场查证等。

据介绍,自去年11月初,南宁市公安局充分运用大数据进行分析研判,掌握了以王某、陈某等人为首的外省籍人员在南宁从事传销活动线索。该团伙在仙葫经济开发区一带从事以“纯资本运作”为名的聚集型传销活动,人员超过2000人,涉及资金累计2亿余元。

李彬表示,广西将进一步健全完善违法传销人员信息库,尽快建立跨省涉传信息共享和通报机制,加强跨区域、跨省市打传合作,实现全国查处打击传销一盘棋工作格局。

多措处置,是指根据线下实证结果,区分情形分类进行处置。一是对有苗头尚未实施传销行为或违法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较轻的,要灵活运用提醒、约谈、告诫、行政查处、发布风险预警提示等多种干预措施,配合运用企业登记注册、商标注册、广告监管等围栏手段,努力消灭传销苗头隐患,避免坐大成势;二是对违法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较大,但未达到刑事追诉标准的,要加强行政查处;三是对违法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严重,达到刑事追诉标准或涉嫌刑事犯罪的,要及时果断移送公安机关,协同打击。

“经过多年打击整治,异地聚集式传销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得到明显遏制,但在一些地区仍然顽固存在。实践表明,对异地聚集式传销,是有办法、有能力根治解决的。对异地聚集式传销的打击整治,地方党委、政府的重视是关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说。

甘霖表示,实践表明,对异地聚集式传销,是有办法、有能力根治解决的。对异地聚集式传销的打击整治,地方党委、政府的重视是关键。要提升领导机制,强化政府责任。保持高压态势,加大打击力度。严防死守防范,完善综治管控。注重宣传效果,强化自我防范意识。加强区域执法协作,完善长效工作机制。

稳妥善后,是指在查处传销案件过程中,特别是对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措施打击的重大传销犯罪案件,各地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要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做好教育遣返、维稳等后续处置工作。要加强舆情信息收集,密切关注涉稳动态,突出属地维稳责任,在党委政府领导下会同相关部门开展善后工作,严防出现大规模群体性事件。

据介绍,异地聚集式传销可以分为“人身禁锢 实物包装”的实物传销和“精神控制 资本运作”的虚拟概念传销两类,也就是俗称的“北派传销”和“南派传销”,南宁“1105”传销专案属于后者。

近年来,传销组织借助各类网络平台,产生了一些新问题和隐患,形成新的风险。网络传销模式名目繁多,层出不穷,呈现出传播范围广、发展速度快、隐蔽性强、欺骗性大的特点。

意见称,要广泛开展无传销创建工作。基层社区、村镇是打击聚集式传销的第一线,是无传销创建的基本单元。

实物传销是典型意义上的传销,特点是低起点、低水准,即入门费和参与人员层次都较低,人身控制特征明显。虚拟概念传销则脱离商品销售,即“人际网络营销”,是现在异地聚集式传销的主流模式,其更善于包装,通常都打着国家扶持等旗号,甚至伪造政府公文,让人误以为是国家重点工程或项目。他们较少使用暴力,以洗脑为主,利用人对成功、一夜暴富的渴望实施诈骗。

甘霖指出,与当前异地聚集式传销形势的点状分布、基本可控相比,网络传销发展势头如洪水猛兽,是当前打击传销工作中的重点和难点所在。经过几年来的探索实践,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全国市场监管部门对网络传销的认识和打击查处形成了新的思路。

在做好“无传销社区”创建的同时,今年各级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要大张旗鼓开展“无传销网络平台”创建工作,压实互联网平台企业责任,减少网络传销信息源,切断网络传销传播扩散渠道,深度净化网络空间,营造风清气正网络环境。

“异地聚集式传销已从早些年全国‘遍地开花’,到如今‘点状收缩’,目前主要集中在一些交通便利、城市化进程较快、有大量空置房屋可供出租、生活成本相对较低的城市。”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说,“去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也曾确定过几个传销重点整治城市,打击整治效果明显。传销活动具有顽固性、流窜性的特点,没有被列为重点整治的城市、地区也不应麻痹大意。”

今年下半年全国市场监管部门配合公安机关做好了“云联惠”特大网络传销案件的查处和善后工作,线下核查了2万余家“云联惠”关联企业和推介网点,分类采取了相应行政处置措施。

意见指出,“无传销网络平台”创建工作以深圳网络传销监测治理基地与腾讯微信平台监测合作为起点。总局竞争执法局及各网络传销监测点单位、监测治理基地负责全国性有重大影响力的互联网平台,各省级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负责本辖区各类互联网平台,按照平台功能甄别分类,加强监管,强化平台对信息内容的自我审查职责,引导其开展行业自律,自觉履行社会责任,通过关键词过滤、敏感词屏蔽等手段,净化网络空间环境,努力构建无传销网络。对出现的问题要及时约谈整改,经提醒拒不整改或整改不力的,要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严肃处理。同时,要加强与互联网平台方的合作,引导平台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积极配合执法机关查处网络传销违法行为,全面铺开网络反传销宣传工作,助力执法机关网上网下打击传销工作。

网络传销更具隐蔽性,是当前打击工作中的重点和难点

甘霖表示,当前,打击网络传销仍需要进一步提高网络传销线索监测质量,健全完善线索审核流转程序。进一步增强实证能力,提高办案质量。进一步改进工作方式方法,做好分类处置。进一步加强分析研判,妥善处置涉稳事件。进一步做好“无传销网络平台”创建工作。

各地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要加强横向之间及与平台企业的信息交流与互动,分享“无传销网络平台”创建经验心得,交流涉传打传信息,促进形成政企联合“以网管网”的群防群控态势,及时消灭和阻断网络传销信息传播的途径和载体,最大限度压缩网络传销发展蔓延的空间。

1月8日,天津市武清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接到群众举报,称有人在某商务大厦内通过网络以“拉人头”的方式销售食品,现场聚集100余人。监管部门立即重点围绕产品宣传、销售模式进行全面摸排检查。2月,涉案的乐氏同仁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再次举行传销会议时,有关部门对该公司涉嫌以网络传销方式销售“保健品”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查处。执法人员通过调取网络管理员的会员系统账号密码,查获该公司会员信息,锁定了其涉嫌网络传销的证据。

意见表示,经过多年打击整治,异地聚集式传销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得到明显遏制,但在一些地区仍然顽固存在。根据2017年传销举报投诉情况,现将廊坊、北海、南宁、南京、武汉、长沙、南昌、贵阳、合肥、西安、桂林市列为2018年传销重点整治城市。2017年已经取得较大成效的廊坊、合肥等城市要巩固已有成果,严防传销反弹。重点城市名单每年更新一次,总局竞争执法局适时对重点城市开展督导检查和验收,并根据情况对名单进行调整。对整治工作长期不见起效的城市可直接约谈党政主要领导,责令限期整改,并在一定范围内予以严肃通报批评。

据介绍,网络传销主要依靠“信息链 资金链”运作:网络传销组织者在网上发布传销消息,参加者浏览、接收信息,按照信息指示加入,通过网络继续发展人员,并反馈个人账户资料、发展下线情况等信息,形成“信息链”;在资金流转上,通过金融机构或第三方支付平台完成收取钱财、发放回报的流程,形成“资金链”。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网络传销摆脱了地域限制,下线与上线由于不需要面对面交流,甚至可以完全不认识,传播范围广、发展速度快、涉众面巨大,对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带来严重危害。”

“与当前异地聚集式传销形势的点状分布、基本可控相比较,网络传销发展势头如洪水猛兽,是当前打击传销工作中的重点和难点。”甘霖说。据介绍,比起聚集式传销,网络传销更具有虚拟性、隐蔽性及欺骗性等特点,查处网络传销面临发现难、取证难、取缔难等难题。

对网络传销的打击整治,目前仍在摸索阶段。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两年,我们探索性地提出了以‘线上监测、线下实证、多措处置、稳妥善后’为内容的打击整治网络传销‘四步工作法’。线上监测,就是指运用互联网技术监测发现网络传销案源线索;线下实证,是指通过调查查证监测的案源线索;多措处置,是指根据线下实证结果,区分情形分类进行处置;稳妥善后,是指在查处传销案件过程中,特别是对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措施打击的重大传销犯罪案件,各级市场监管部门要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做好教育遣返、维稳等后续处置的工作。”

网络传销和非法集资交织,须多方合力早发现、早处置

日前,南宁市民小郑因举报传销线索,获得5000元奖金,这是《南宁市举报传销奖励办法》出台后的首个奖金获得者。“我得知当天下午将有300多名涉嫌传销人员聚集在某酒店举办‘升总宴’,就打电话向监管部门举报了。”小郑说。

南宁市举报传销奖励办法于2018年12月3日出台,符合奖励办法规定的举报人可获200元至5000元不等的奖金。“打击传销,就应该发动广大群众的力量,监管部门也要打造社会协同共治的平台,并发挥执法合力,实现重典治乱、猛药去疴。”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说,“当前传销不仅具有蔓延速度快等特点,而且容易披上‘互联网 ’马甲,对广大群众与监管机构都具有一定的迷惑性。”

“网络传销和非法集资相交织,如何早发现、早定性、早处置,需要公安部门、市场监管部门、金融监管部门共同加强研究,加强协作配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此外,互联网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夹杂着一些疑似或涉嫌传销的新模式,应明确法律法规划定的红线,既要审慎监管,也要严格执法。”

面对花样翻新的传销模式,刘俊海建议对现行《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进行修改:“这两个行政法规是2005年颁布的,距今已经14年,建议进行全面修改。此外,应将监管部门的监管职责作出更明确规定,真正打造一个跨市场跨区域跨部门跨产业无缝对接的打击传销监管合作机制。”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提醒公众,当遇到疑似传销的情况,可以通过“12315”消费者投诉举报专线电话和全国互联网平台进行举报。

《 人民日报 》( 2019年06月10日 11 版)

本文由奥门银河官方app发布于银河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市场监管总局,异地聚集式传销得到遏制

相关阅读